导航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78、朕还没死!(1)

    就没想到,说他们有病还是轻的!

    前脚她人才进长春宫,后脚就听说皇上下了口谕,说召纯亲王入宫日夜相伴。

    这知道的你俩是亲兄弟,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俩要骨科了呢!

    不仅如此,后宫妃嫔,一律不得进乾清宫!

    这般防贼是为了哪般!

    定妃把她那惹祸的儿子扔在了宫里,自个儿偷摸摸的跑了过来:“娘娘,您有没有发现皇上近些日子不太对?”

    李思思瞥了她一眼:“有话你就直说。”

    “臣妾就是觉得,白日里的皇上忙于朝政挺英明神武的,可这天儿黑了下来,皇上就变得有些……”她扶了扶头上的步摇,斟酌了一下措辞:“夜晚的皇上,是不是有点像大姑娘?”

    李思思:“???”

    李思思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了她几眼:“行啊你,这夜里的皇上,你都能见着?”

    那兄弟俩日夜相伴,晚上都是抵足而眠的,你还能见着人?

    定妃胖脸一红:“臣妾就是散散步,遇到了皇上……”

    顺便想着有没有机会见见那个有贼心没贼胆的纯亲王,想着人都到了宫里,见不着娘娘也太可怜了些。

    只是没想到,一向逮着空儿就往长春宫方向走的纯亲王昨儿晚上竟然寸步不离的跟着皇上!

    好似皇上是那二八大闺女似的!

    李思思听完她的吐槽,没好气的点了下她额头:“行了啊你,我听说蒙古那边又有了战事,许是皇上跟王爷有要事商谈。”

    定妃嘀咕:“能有什么要事……”

    话音刚落,外头小太监便在门口请了安:“娘娘,皇上有请。”

    “皇上?”李思思诧异的看了看天色:“天儿都黑了,皇上不是跟纯亲王在一块儿吗?”

    小太监低声回:“奴才听说纯亲王吐血昏迷了过去,皇上已叫了太医,外头乾清宫的人还在候着。”

    李思思:“……”

    这是什么道理!

    小叔子昏迷了,把小嫂子叫过去干啥!

    哪知道定妃眼睛一亮,心说这是大好的机会啊!

    便开口:“娘娘,臣妾陪您一道儿去看看有没有帮得上忙的地方。”

    她还不傻,娘娘的名声可不能坏,所以她要当一个充满存在感的工具人。

    李思思也没想别的,对于小奶狗的吐血症状,她都已经习惯了,这会子心里想的是康熙是不是有什么不好说的地方,便看向定妃:“咱们皇上什么脾气你不知道?”

    果然,定妃脖子一缩:“那您路上注意些。”

    想到皇上的狗怂脾气,定妃那颗火热的心瞬间凉了下来。

    算了,娘娘虽好,可狗命更重要!

    李思思拍拍她的肩,有点理解她那诡异的想法,温言道:“我又不是撵你,你明日再来找我成不?”

    定妃方才还有点小失落,现在娘娘表情一柔和,她瞬间又回到了满血复活的状态。

    打发走了小迷妹,李思思换了身庄重的衣裳,这才带着人往乾清宫去。

    没想到,人刚进去,就见到纯亲王半靠在龙床上,而康熙弯腰在旁边伺候着汤药,那画面,怎么看怎么有基情。

    李思思惊了:“……皇上?”

    他手一抖,汤药险些撒了出来,下意识的看了眼床上的人,而后才道:“你、你来了?”

    李思思行了礼,而后走到他身侧:“皇上叫臣妾来可有事?”

    “也没什么,就是皇……皇弟吐了血,你能不能照顾照顾他?”

    李思思:“???”

    苟皇帝你疯了吧!

    你说说你年纪一大把,保养的不好,小妾儿女一堆,咱跟着你图什么?

    不就图你是个古代版的霸总,等把儿子养大了,把你熬死了,图那妥妥的富贵寡妇生活吗?

    现在可好,你没死,儿子也没长大,你竟然叫你的小媳妇去照顾小叔子?

    没你这么办事儿的啊!

    小叔子他虽好,可实力它不允许啊!

    见她表情不对,那边的人也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法有些不妥当,心里一下子就虚了起来:“算了吧,我来照顾,你还是回去吧。”

    说是这么说,可心里很舍不得,小眼神总是控制不住的往她身上瞥。

    李思思叫他瞥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试探着问:“那您叫臣妾来,还有别的事儿吗?”

    “没有,不是……”他越说嘴巴越混乱,突然来了一句:“我就是想你了!”

    李思思:“……”

    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正经了呢?

    床上的人可疑的动了动手指,可二人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应。

    李思思咳嗽一声,脸颊微红:“您也真是,都这么些年了,突然说这些话。”

    最重要的是,当着奶狗的面这么说,本宫心里很是忐忑啊!

    “那你晚上还走吗?”他面上有些苦恼,要不是那人说要皇贵妃过来,他还真不想叫她来!

    可皇贵妃来了,那人却又晕了,这可如何是好?

    李思思心里越发奇怪,嘴里却道:“臣妾去偏殿歇着?到底王爷还在,臣妾在这儿好说不好听。”

    也是奇了,往常看到小奶狗的时候心里总是有些波动,可今儿偏偏没有任何感觉。

    要不是对方还在喘气儿,她差点以为他嗝屁了!

    他咳嗽一声,下意识的给床上的人擦了擦脸上的汗:这脸得好生护着才是,大晚上的看一看,心情也能愉悦。

    李思思挑眉,觉得愈发怪异了。

    因着皇帝身上还带着伤,待梁九功亲自煎了药进来,李思思捧了过去:“您的汤药来了,趁热喝了,别等凉了损药性。”

    二人手背相碰,他感觉脸颊瞬间热了起来:“别担心,我会好好喝的。”

    李思思下意识的回道:“您最近怎么总是我啊我的?”

    “这么长时间了,规矩什么的也不是太重要。”许是气氛过于美好,对面满目柔情:“晚上了,不需太讲究。”

    “你们真把我当死的?”床上的人哆哆嗦嗦的爬了起来:“孤男寡女,你们……”

    李思思心说这奶狗今儿怎么回事,忒得烦人!

    这边赶紧开口:“这么晚了,药我待会儿自己喝,你先去歇着吧。”

    等李思思走了,那人脸色瞬间黑了下来:“过分了吧?咱俩可都是说好了的,你看看你现在,哪儿像一个帝王的样子!”

    没出息!

    见到女人骨头都软了!

    “我真要是像了,你心里还稳得住?”假皇帝在努力解释:“做人还是要有原则的。”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守得住底线啊!

    这话叫人听着就容易心梗,果然,床上人哇得一声吐了血,又咕咚一声倒了下去。

    剩下的一个就有些无奈:“少吐点儿,死了算谁的?”

    偏殿里头,李思思隐隐约约的听到了这边的声音,走到门口问:“皇上,怎么了?”

    “没事儿,你歇着吧。”他任劳任怨的弓着腰,给床上的漂亮小脸蛋儿做着保养。

    李思思也没过来,偏殿躺着去了。

    半夜。

    榻上的人辗转难眠,一会儿看看脸蛋儿有没有伤了,一会儿又胡思乱想的。

    虽说不明白老天爷为何如此安排,但这么近距离的名分,他还是难掩心花怒放。

    就是吧……视线往床上瞥,这吐血吐的越发严重了,要是一个不好人去了可怎么办?

    唉!愁啊!

    只要一想要那身子骨就这么去了,皇贵妃以后又沦落到没人疼没人爱的地步,他心里就揪的慌。

    “唉!”想到这往后的日子,他愁的头毛都快没了。

    一直到天蒙蒙亮,他还在那儿发愁。

    突然——

    他低头看了看衣袍下的玩意儿,总算是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了:这几日,似乎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对,要真是没动静,那似乎是一件好事儿?

    还没等他想明白,偏殿的李思思就收拾好过来了:“皇上,您身子如何了?”

    “挺好,”他突然反应过来了:“你怎么这么早就起了?”

    不对!

    天亮了,他怎么还在?

    显然,床上另一个半死不活的也是同样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