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神启之日 第十四章 初步了解boss(1)

    牧雨看着眼前的这份资料眉头紧锁,这是一份十二宗门的名单,以及发家史,于洋临走之前留下的,总不能让当事人连被谁追杀都不知道吧。

    说是十二个宗门,其实大部分都是术字门的依附门派,真正让人在意的只有三个宗门。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术字门,这件事本身就是他们在牵头,作为华夏术士界目前排入前五的大派宗门,能够迅速组织起这次行动也是很正常的。

    术字门以符箓和阵法起家,市面上大量流出的低阶符箓,甚至是黄符朱砂等一切摆坛材料都是从这门派中售出的。

    因此,这术字门跟各大宗门都有合作,更是不少小门小派被吸收入门下,属于是华东地区的龙头了。

    门内的配置更是华丽,按照保卫部收集到的资料来看,术字门设有十二位长老,各个都有通灵境的修为,不知道以前是什么样,但是按照陈荣的说法,现在的通灵境术士,都可称之为陆地神仙了。

    也是,一群人能够控风控水,飞天遁地的,在现代人看来那不就是神仙了嘛。而这样实力的人,除了已经确定死亡的杨华,门内还有十一位之多,这还只是明面上的,谁知道暗地里有没有藏着几个。

    每个长老手底下还有两名护法,硬件要求便是先天境,按照实力划分,还得是先天五重境往上,才有可能当选护法之位。

    其中最值得一说的就是门主季元良,此人原本只是门内一普通弟子,籍籍无名,结果在六年前的门内大比时一路挑战上去,门内弟子无一是他的对手,数位长老更是败在他的手下。

    自此季元良便被指定成为长老,过了不到两年,术字门的前任门主便宣布退位,季元良成为术字门的新任门主。当时外界都在疯传,季元良已经步入生死,击败了前任门主,才夺得门主之位。

    而按照保卫部的调查,此事也被得到了证实。

    尤其是上位之后的一系列决策,令术字门的发展呈现井喷式增长,短短两年便成为华东地区最强门派,步入综合门派实力榜单前五的地位。

    生死境的术字门门主?牧雨看完季元良的资料后,顿感疑惑。

    这季元良的上位过程以及行事风格,牧雨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对方是懂得闷声发大财的。

    每一次的崭露锋芒都是在有绝对把握之时,这样的人很能忍,一次出击便是打中对方七寸处,可是这次的事情为何要如此大张旗鼓,陈家之中达到通灵境的只有陈荣父子二人,先天境更是只有刚刚进入的陈曦一人,自己还是在他们联合之后步入的先天境,在此之前也只是天阶武者行列。

    哪怕是只派出两位长老缠住陈家父子,手底下的人也有十足的把握将自己拿下。

    为何还要联合其他门派出手呢?

    再看余下两个宗门,疾风门、神机门。

    疾风门虽然没有步入顶级门派的行列,但是门内功法奇特,先天就能操控风元素,在术士界内也是排得上号,这神机门就更了不得了。

    与术字门一般,同属前五的顶级宗门,此门中人个个神秘无比,就连保卫部都没能完全调查,但官方也不敢真得罪死这神机门,全因这是华夏术士界内最为权威的法器制作宗门,华夏各方势力的法器兵器大多都是出自神机门。

    若是逼急了对方,撩杆子不干了,这可就得罪死全华夏的术士组织了。

    这可是能够靠外物整体提升华夏术士界实力的香饽饽,能够被这门派盯上的人,别提有多绝望了。

    这一下就被两个排名前五的顶级门派盯上,而这两个门派的裙带关系基本都横跨整个华夏术士界,现在连疾风门都要掺上一脚,一个处理不好还真可能造成术士界的强烈动荡,由此可以看出官方是顶着多大压力来给牧雨提供帮助。

    想到这些,牧雨一阵头疼,越是了解这个术士界,越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是有多艰难。

    这跟自己看到过的小说不一样啊,这时候不应该出来个什么系统,或者出来个随身老爷爷的,来带自己走上人生巅峰吗?

    可是再想,自己体内还真有两个随身女鬼,还是给自己留下很大心理阴影的那种,还是别出来了吧!

    一旁的陈曦看着面色不算太好的牧雨,也是一脸关心,递了杯水过来。

    “想啥呢,这额头皱出法令纹了。”

    说着,还把手放在牧雨的额头上揉了揉,继续安慰道:“放心吧,不管是什么问题,陈家也会一直站在你身后,安啦。”

    牧雨一脸苦笑,于洋来时,陈荣并没有留着陈曦在场,所以她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为了不让自家孙女担心,更是叮嘱牧雨不要把实情告诉她,所以她只知道明天牧雨要去参加一场很重要的面试。

    “老婆,我真的能够度过这关吗?”牧雨不太自信,保卫部能够管理住那么多的术士组织,能够想象其中必定高手如云,而想加入其中,肯定严格,自己现在连考核的内容是什么都不清不楚,虽然今天一整天都在恶补术士界的知识,但是自己毕竟只进入这术士界三天时间。

    实打实的新人,若是考核不成,自己面临的局面将会是十二宗门全力以赴的进攻,虽说保卫部保证会尽力保护自己的安全,可是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要持续多久?自己的命只有一条,但凡出点意外,自己就真的死定了。

    “瞎想什么呢,我家宝贝可是最棒的,不就是个面试和考试嘛,你一定能够成功的!”陈曦使劲地揉了揉牧雨的脑袋,拉着他的手就往房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