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三十章 针锋相对(1)

    沈清忧长袖中的手微微紧握,幽幽转过身盯着她。不带一丝情绪的开口:“我为何要心虚?”李青青冷哼一声:“若不是心虚,你何须一见着我就急着走呢?叫旁人看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日下毒的人是我呢,反倒像是我要攀诬你似的!”

    “我从没有想过要攀诬你什么,对于那日的事我也不想再提。”沈清忧淡淡开口,对于李青青的冷言讥讽,她并不恨她。李青青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一粒棋子,被人利用却浑然不知,不得不说也是一种悲哀。

    李青青见她如此平静,心中一股莫名的肝火冲了上来,她‘嗖’的起身,用手中的真丝扇指着她,声音尖细刺耳:“若不是秀果说出真相,我就成了你的替罪羔羊,你还敢说你不想攀诬我什么?沈清忧,你还真是个狐媚阴毒的小人!”

    一旁的玉茭听李青青如此恶语相向,从小到大,有何人敢这样辱骂她的主子,愤愤回嘴:“你才是狐媚阴毒的小人,我家主子做事光明磊落,她说没有攀诬你就是没有!”

    李青青闻言狠狠的瞪着玉茭,因为呼吸急促,她胸前的起伏颇大,只见她两步上前,对着玉茭抬手就是一巴掌,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屋内顿时安静的诡异。

    “主子说话,哪里有你做奴才插嘴的份!”李青青微微皱眉,轻轻甩了甩了打人的那只手,不悦道:“真是个皮糙肉厚的下贱东西,打得我手都疼了!”

    玉茭被她打得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子,嘴角一丝鲜血缓缓流了下来,可见这一巴掌使了全力。她捂着红肿的脸颊,一脸惊愕的看着李青青。沈清忧连忙扶住玉茭,一脸关切,见她左脸高高肿起,紫眸划过一丝心疼。

    转而她冷冽的看着李青青,李青青似乎被她的眼神吓住,正了正神色,不以为意的轻笑开口:“沈侍妾的丫头真是不懂规矩,我不过是替你稍稍教训了一下,你何须这样看着我?”

    “你我同为侍妾,我的丫头再不懂规矩,也轮不到你来教训!”沈清忧紫眸寒气四溢的盯着她,冷冷说完。

    李青青闻言微微一愣,继而似想到了什么,又阴冷的笑起来:“呵呵……你不说我倒忘了,如今你已经不再是侧妃了。你的奴才以下犯上,我难道教训不得?”说罢,很是挑衅的瞟过沈清忧。

    一直旁观的傅雅见她们俩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形势,心中不由一急。忙轻笑着打圆场:“都是自家姐妹,何必为了一个奴才而大动肝火。若是传到王爷的耳里,只怕不好,都快坐下喝口茶消消气。”

    李青青闻言,面色微变,王爷宠爱沈清忧,若是让王爷知晓今日的事,只怕对自己没有半分益处。如此一想,她才勉强坐下,矫情一笑:“是这个理,那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不予追究了。”说着,悠然的端起茶杯轻抿一口。

    沈清忧却并未坐下,她凌冽的扫过李青青,深邃的紫眸就如铺上了一层寒霜,隐在长袖中的手紧紧握拳。她从未当玉茭是下人,可今日,她眼睁睁看着玉茭被打,却不能动李青青分毫,不但因为她是主子,玉茭是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