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小说

异世界召唤师,带着老婆来种地

作者:子羽

更新时间:2024-02-24 04:08:39

最新章节:第378章 加急生产 ,共378

如果不是真的爬上来了,我也不相信这个树洞里的空间竟然这么大。一个平米,离地面几十米高度的空中家园,肯定比地面要安全的多。而且这树洞像是天然形成的房屋。除了下雨渗透进来的积水外,几乎能够满足我当下的需求。所以我趁着无法出去撸树的机会,简单的清理了一下树洞。

作者出品: 异世界召唤师,带着老婆来种地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异世界召唤师,带着老婆来种地》最新章节:第378章 加急生产
《异世界召唤师,带着老婆来种地》章节列表
上一页 下一页
热门推荐
古代末世,家飘药香

古代末世,家飘药香

关于古代末世,家飘药香:+++……,天地异变,古代末世来临,十二岁的玉娘意外发烧而亡。李玉婉,二十二世纪的公司高级女主管,因患病意外穿越而来,一身现代才能,面对古代末世,老天爷又没偏爱,没送空间,没送金手指。女主艰难带着全家兄弟姐妹自救。刚刚度过战乱,又遇上各种天灾人祸,女主面向苍天表示:“臣妾做不到呀!”

冰封末日,女人缘是真滴好

冰封末日,女人缘是真滴好

关于冰封末日,女人缘是真滴好:末世+空间+无丧尸+庇护所+人性+杀伐果断+女仆。万万不可,此乃有主之花!厉泽却是眸光一闪!心中自有打算,嘿嘿…….重生一世,内有空间外挂,外有重型军火!苟?不存在的!乱世既已成定局,那便由我来搅动乱世风云!横刀立马向天笑,谁敢跟我哇哇叫?独特的人格魅力,追我的女神,排队排到了法国。弱水三千,我滴水不漏!所谓万花丛中过,是片叶全沾身!

被判无妻徒刑,冷少跪地求原谅

被判无妻徒刑,冷少跪地求原谅

堂姐生日宴上,林屿被设计爬床,一举成了富豪圈最不要脸的存在。也成了首席权贵冷宴的妻子。然而,婚后的全心相爱,换来的只有无尽的羞辱与厌恶。终于,白月光堂姐归来,男人扔出离婚协议书,把冷太太的位置还给她的主人。甚至,他破腹取子,抢了他们的孩子给不能生育的堂姐。林屿终于心灰意冷,带着孩子远走高飞,彻底消失在他的世界。大婚那天,冷宴得知真相,原来自己的白月光一直都是她。林屿,如果爱是一座孤岛,我愿为你永久定居

我在修仙世界开农场

我在修仙世界开农场

小家族王家私生子,人憎狗嫌的五灵根修士王浩从出生起便注定了悲惨的一生,但这一切随着另一个灵魂的到来而变得不同。看王浩如何应用现代知识玩转修仙

陆少无心恋荒唐(苏寒乔雨珊)

陆少无心恋荒唐(苏寒乔雨珊)

众所周知,陆彦廷是江城一众名媛心中的如意郎君,有钱有颜。 为了嫁给陆彦廷,蓝溪无所不用其极—— 陆彦廷娶了声名狼藉的蓝溪,一时间成了江城最大的新闻。 婚后,他任由她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夺回一切家产。 人人都说,陆彦廷是被蓝溪下了蛊。

不死女

不死女

爱是痛,美是无言,这是让人心痛的文字,只有你的眼泪才能让我的恶意宽慰。

越戒之双界新生

越戒之双界新生

一枚可以连接世界的戒指,现实世界里的问题儿童白天启偶然间捡到了它,并且借助戒指的能力来到了梦幻世界。没有了现实约束,天启过上了放荡到任意妄为的生活,但是在他最得意的时候,事件却悄然而至……等待着他的,是即将揭露现实与梦幻两个世界的惊天秘密。

穿书八零:山里汉的娇娇媳

穿书八零:山里汉的娇娇媳

夏宁从一个坐拥百亿财产的大佬,突然穿书成为书里身无分文的瘦小豆芽,还是指定死鬼童养媳,她救了即将丧命的周俊民,也把弟弟妹妹养成大佬,在变美变富的路上风生水起,收获亲情,爱情和财富,至于挡路的渣渣,就让男人去虐吧。周俊民:媳妇你休息,这些事全部交给我。弟弟:谁敢动我姐姐,我就跟谁过不去。妹妹指着白莲花:那个谁,你有我姐漂亮,有我姐能干,有我姐有钱吗?没有就一边墙角边蹲着,别丢人现眼

带着qq农场去修仙

带着qq农场去修仙

【【创世仙侠创新征文大赏】参赛作品】抽刀开天,拔剑覆海,此为仙。腾云驾雾,袖藏乾坤,此为仙。三花聚顶,寿与天齐,此为仙。侠者,敌虽千万,吾一人往。侠者,遇善必扬,遇恶定惩。侠者,快意恩仇,坦坦荡荡。有人问带着农场能修什么仙,叶尘笑着说,仙侠的仙。

快穿:恶毒炮灰太万人迷怎么破!

快穿:恶毒炮灰太万人迷怎么破!

排雷:渺渺美貌无敌,纯纯玛丽苏,一见钟情万人迷无,全员单箭头,不洗白皎皎人间月,好似梦中人。所有见过虞渺的人都是这样觉得,她们他们恨不得将全世界摆在面前供其挑选。可是,时间跨度出现错误,黑化的男主真不好惹。男主被穿成了筛子,到底要欺负哪一个呢?全员重生让炮灰还怎么混你要帮我实现愿望吗?仙二代毫无畏惧从此,一心只有江山的君王心里多了个只敢深夜思念的皎皎明月除尽妖魔的仙凡只想洗白娇养这璀璨明珠满心都是青史留名的才子眼里尽是那个看不上他的姑娘总是想着踩在她之上的姐姐开始忍不住的为她着想一直想着退婚的霸总见到她的那刻当场反悔状况百出,盒饭总在半路被拦下来,永远在自己奔赴结局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