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99 夫家人(1)

    夜幕下,皎洁的明月高挂于天际。

    白日里为了婚宴而变得喧闹无比的任家小院,变得寂静无比。

    院中石桌之上,李寻山提着一壶酒,对影独酌。

    顾宁安与魏海,文松墨一道在伙房吃过汤圆后出来,看到李寻山还在院中坐着,他们对视一眼,便是走了过去。

    魏海一屁股坐到了其身侧,笑问道:“怎么的,新郎官这大晚上的不睡觉,躲这喝闷酒呢?”

    一旁,着一袭素净长衫的文松墨指了指魏海:“就是,寻山小子,你可不能跟魏海这斯学,整天一身酒气,弄得人嫌狗厌!”

    “嗨呦喂!”魏海撸起袖子,吹胡子瞪眼睛的说道:“文老头,你别以为你这做回了府尹,老子就怕你!”

    见二人动不动就吵,顾宁安笑着打岔道:“我去泡壶茶来。”

    “顾先生,让我去……”不等李寻山把话说完,顾宁安就已走远。

    而魏海也是一把将其按回了座位上:“你安稳坐着,跟咱好好说说心里有啥事?”

    闻言,李寻山一边摆手说着“没啥事”,一边提起酒壶,饮上了一口。

    见李寻山喝得脸颊通红,还不肯明说,魏海心中无名火窜起,他一把夺过其手中的酒壶,往桌上一拍:“喝个屁!一个大男人,在这里跟我矫情个什么劲儿?”

    “明日就要成婚的人了,能不能长点脑子?”

    “万一喝醉耽误了明日仪式,我看你会不会后悔一辈子!”

    “嗓门儿轻些,莫将人都吵醒了。”提醒了一声,顾宁安便将四盏茶放于众人面前。

    嫩绿的茶叶尖儿或沉或浮,沁人心脾的茶香刺激着众人的鼻腔。

    文松墨率先短端起茶盏,嗅了嗅道:“好茶,光闻这茶香就是好茶!”

    “这茶真香。”说话间,魏海拿起茶盏“吸溜”了一大口。

    见李寻山虚握茶盏,转着杯子却不饮茶,顾宁安忍不住的打趣道:“怎的?马上要做这富贾女婿了,瞧不上我这便宜茶水?”

    “不不不,绝无此意啊顾先生!”说话间,李寻山立马端起茶盏喝了一口。

    放下茶杯后,李寻山沉默了一会儿,苦笑道:“实话说,我这做梦都想与月儿成婚。”

    “可这一天突然美梦成真了,我反倒是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有些害怕起来。”

    啪!

    一声清脆地拍打声骤然响起,魏海捏紧了李寻山的肩头,压低了声音道:“这种话是能此时此刻,在这地界说得?”

    “你让任家人怎么看你?你让明天就要嫁给你的任姑娘怎么想?”

    感受着肩头传来的酸胀,李寻山望着魏海那一脸关切的神态,他的眸子里竟笼上了一层水雾。

    见状,魏海赶忙松开手,一脸懵的说道:“顾先生,你说这小子该不会是被脏东西缠上了吧?”

    “我咋感觉他要哭?”

    顾宁安摇头:“没有。”

    “啊?”

    听闻顾宁安这么一本正经的回答,魏海嘴角一抽道:“顾先生,我可开玩笑呢,你莫不是真能看到脏东西吧?”

    没有接话,顾宁安冲着李寻山问道:“明日接亲,可是从襄江边将新娘子接到宅院里?”

    李寻山点头:“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