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96章 纸上谈兵的张若林(1)

    张若林拿眼一瞧,来人是蓟辽总督洪承畴的幕僚叫杨镇忠。

    杨镇忠见到张若林后,赶快拱手拜道:“恭迎张将军,张将军远道疲累,先到山海关稍事休息,等洪总督视察过长城之后,会马上与大人相见。”

    张若林架子很大,他没有见到洪承畴亲自来接他,面现不悦的神情。

    “怎么,洪总督打算近日要出关吗?”

    杨镇忠虽然了解洪承畴的军事部署,但是他马上听出了张若林此来的目地。便是催促洪承畴马上出关与满洲兵决战。

    “洪大人军务繁忙,目前正在加紧训练士卒。以期能够早日北上解除锦州之围。”

    等张若林随着杨镇忠来到山海关的时候,他还是被这里的气势所吓到了。

    他吃惊地对身侧的杨镇忠说道:“这城墙不比京师矮吧?”

    杨镇忠对于张若林的白痴问题弄得直挠头,他哈哈一笑说道:“还要高上一米半吧。”

    张若林登上城墙走了一阵,他看哪里都觉得新鲜。

    杨镇忠带他在城墙上转了一圈。看到这里刀枪林立,甲兵个个十分魁梧,站在两旁的城头之上,威风凛凛。顿感安全感十足。

    不过他仍旧大为关心地问道:“听说满鞑子曾经数次兵临山海关城下,都铩羽而归,老憨王努尔哈赤更是死在山海关城下。他们不会再来吧?”

    杨镇忠笑道:“张将军,这里城墙上有红夷大炮,当年袁崇焕就是依仗红夷大炮将虏酋轰杀的。即便满洲八旗如狼似虎,也难以逾越这天险一般的山海关,这长城的修建从海上老龙头开始,直到甘肃嘉峪关。烽火为号,绵延万里。号称铜墙铁壁。”

    杨镇忠带着张若林转了一阵,就回到屋内等待洪承畴的到来。

    洪承畴如今正和赞画刘子正在澄海楼上饮茶,观赏着波涛汹涌的海浪。一波波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和城墙根。

    洪承畴感慨万千。他想着崇祯数次督促他带领大军北上解救锦州之围。他都以各种借口推脱了。

    如今他要带着九边精锐十余万大军与满鞑子决一死战。他心中毫无把握。

    刘子正是他费尽心机请来的谋士,说是谋士,实际上刘子正年轻时候是一员战将,曾经经历过浑河之战和大凌河之战。可以说是一员身经百战的老将,也是一位对满洲八旗最为了解的一个人。但是如今他已经心灰意冷,出家为僧,打算了此残生,不再出山。

    洪承畴笑着问道:“子正,我几次邀请你出山助我,你不会怪我吧?”

    刘子正看着滔滔江水,往事历历在目。

    他愣了一下,听到洪承畴的问话,这才回过神来。

    “洪大人,我虽然对大明失望透顶,但是仍旧心存一丝幻想,我不想明朝二百多年的江山就此葬送,可惜我朝皇上性情暴躁,又急功近利。前有浑河,后有大凌河之战。两次败于满鞑子之手。遥想当年,我九死一生,在大凌河之战我身受重伤逃出重围。想着那些牺牲的战友,我活着早已经如同行尸走肉。”

    洪承畴将刚刚到嘴的茶水不自然抛洒在地。